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熊猫的动画八卦

别动!我画着呢!

 
 
 

日志

 
 

新媒体艺术与“奇观社会”  

2008-05-15 19:03:53|  分类: 发点牢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管郁达

 

 “从本质上看来,世界图像并非意指一幅关于世界的图像,而是指世界被把握为图像。”——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世界图像的时代》

 

新媒体艺术(New Media Art)的风暴,源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席卷欧美的艺术乌托邦运动,它挟现代数字技术革命的威力,摧枯拉朽、闪亮登场,具有传统艺术媒介无法比拟的当代性、实验性、综合性和互动性,涵盖了以数字技术为手段的影像艺术、网络艺术、数字摄影、数字动画和数字光盘等新兴的艺术形式,同时也包括了装置艺术、行为艺术等具有新观念、新材质的综合性造型艺术。在当今国际大型艺术展览上,新媒体艺术已成为当代艺术中主流性的、不可或缺的媒介形式。

在中国,新媒体艺术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以来艺术民主化激浪的产物。1989年以后中国社会的市场化转型,使经济全球化和消费社会的到来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与经济全球化同步,新媒体艺术应运而生。它的出现,彻底改写了中国当代艺术的地理版图和权利结构,各地风起云涌的艺术实验大多以新媒介的形式出现,如广州的“大尾象”工作组、吴文光等人的“新纪录运动”等等,他们不拘一格、充满活力的艺术实验,直接导致了艺术“北京中心主义”的崩盘。所以,我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期以来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视为一个由新媒体推波助澜的艺术民主化进程。不久前,被称为“馒头教主”的网民胡戈以“恶搞”在网络上大败自命为文化精英、其实弱智低俗的《无极》导演陈凯歌,可视为这一艺术民主化进程的最新亮点。

“奇观社会” (the society of spetacle)这个概念,是我从法国理论家、“国际境域主义运动”的创始人之一居伊·德波(Guy Debord)那里借用来的。德波在其《奇观社会》一书中说:“在现代生产条件蔓延的社会中,其整个的生活都表现为一种巨大的奇观积聚。曾经直接地存在着的所有一切,现在都变成了纯粹的表征”。可以说,“奇观”理论的提出与20世纪60年代西方消费时代的到来有着直接的关系。消费时代不仅意味着物的空前积聚,而且意味着一种前所未见的消费文化的形成,从物的生产到物的呈现再到主体的购买与消费,这一系列的过程不再单一地只是物的使用价值与交换价值的实现,而且还是物的符号价值的生产和消费,是物在纯粹的表征中的抽象化。正如德波所说:“真实的世界已变成实际的形象,纯粹的形象已转换成实际的存在——可感知到的碎片,它们是催眠行为的有效动力……”。所以“奇观不是要实现哲学,而是要使现实哲学化,把每个人的物质生活变成一个静观的世界”。

在当代奇观社会里,奇观的存在与发生不再有赖于空间的区隔,世界本身就是由各种各样的奇观所构成的,世界本身就已经是奇观化的文本,我们就寄身于奇观之中。在今天,图像已经成为社会生活中的一种物质性力量,如同经济和政治力量一样。当代视觉文化不再被看作只是“反映”和“沟通”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它也在创造这个世界;个体与民族的信念、价值和欲望也在日益通过图像被建构、被折射和被扭曲:电视、广告、电影、报纸、杂志、录像带、CD-ROM、网络等等已不再只是我们沟通和了解世界的工具,而且已成了我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部分。在多媒体文化的影响下,奇观现象变得更有诱惑力了,它把生活在媒体和消费社会的人们带进了一个由娱乐、信息和消费组成的新符号世界。商业与娱乐在当代奇观社会中已相互勾结起来,产生了一种“娱乐经济”。“娱乐性”已成为当代文化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经济的娱乐化,影视作品、主题公园、电玩、赌场等娱乐形式成了全球经济的重要产业。比如,迪斯尼乐园就是这种奇观社会秩序的一个“完美模型”:它是社会的缩影,那种宗教化的、微缩的真正美国式的乐趣就是它的局限和快乐;在迪斯尼乐园的每个角落,美国的客观性图像被绘制出来,直达所有个体和群体的形态学都被描画得淋漓尽致;所有的价值都被这缩影和漫画故事所提升。“迪斯尼乐园里的美国模型甚至比社会世界中的真实美国还要真实,以至于仿佛是美国愈来愈象迪斯尼乐园了。”(Jean Baudrillard)

新技术的进展使新的媒体方式不断涌现,令人目眩眼花,神魂颠倒。在当代社会中,以影像为主的视觉消费构成了一种新的视觉奇观,影像的洪流从四面八方扑面而来。由后工业社会令人生畏的传媒工业制造出来的影像已经泛滥到了这样一种程度: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做影像,但影像的力量也因此被相对抵消。艺术家的创造力量被不断地削弱或相对化,艺术家的创作总在文化商业体制的规定性之中,艺术民主化所带来的普遍的艺术的平庸和艺术家创造力的萎缩,这是我策划这个展览所关注的问题。究竟艺术家在运用新媒体创作方面是否还有其它可能性?艺术家能否超越当代这种传媒“奇观”和当代社会所谓的影像“奇观”?如何超越?艺术家如何用他们特殊的视野或眼光来表现寻常的、但却被一般人所忽略的问题?如何利用新的媒体开发出不同的观看型态,包括使用虚拟的方式,是否有可能创作出新的影像,来和既有的“当代艺术” 和商业影像逻辑产生抗衡 ? 等等这些问题,所有参加这次“奇观”新媒体艺术展的作品并没有,也不可能给出一个完整的答案,但却都真实地反映了我所说的“艺术民主化”进程这一艺术社会学事实。毫无疑问,这些作者和他们的作品也无可争议地构成了这个奇观社会的一部分。他们的作品也是这个奇观化世界文本的反映和再现。

所以,尽管有些艺术家的作品看起来是在创造乌托邦的空间,事实上表现的却是异托邦的世界,艺术家如何透过影像等新的媒体方式去创造一种新想象的可能,这当然不会是乌托邦,而是福柯(Michel Foucault)所描述的像一面联系观者和这个世界重要管道的“镜子”,我们可以通过这面“镜子”建立一道桥梁让人们看到更真实世界的景观,重新审视自身,看到我们所处空间的现实,从而反思全球化景况下当今世界个体的处境。虽然透过“镜子”我们未必能够改变现实,但是我们却能以此认清并调整自己的位置,重新塑造我们理解世界的方式。因为今天的世界毕竟是一个借助于技术被视觉化的世界。所以,如何正确地“观看”仍然至关重要。

 

 

2006,5,25于昆明

 

 

 

 

 

管郁达: 艺术评论家、策展人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2号云南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  

电话:0871—5031401,5033076,13769110468

E-mail:dada1963525@sina.com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